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产品中心
救命,这是今年最阴间的热搜
发布日期:2022-08-09 11:51    点击次数:169
 

最近,一则法院布告震惊了全网。

一名 33 岁的罪犯张科,残忍杀害了年仅 10 岁的亲生儿子。

随后将尸体推下崖壁,制造意外坠亡假象。

其目的,居然是为了骗取保险金,去打赏女主播。

如今,罪犯张科本人已经于 7 月 27 日被押赴刑场,执行死刑。

但,此案引起的讨论依然没有停息。

常言道,虎毒不食子。

没想到,人类社会却能发生如此违背人伦的暴行。

人性的沦丧何以至此。

今天,鱼叔也想和大家聊聊这个问题。

张科案中,有两个令人细思恐极的细节。

一个,是手段极其残忍。

注意,他是用双手捂压口鼻的方式,致使儿子窒息死亡。

什么概念?

捂死一个人,至少需要数分钟的持续用力,并释放恶意。

整个过程中,孩子必然会死命挣扎。

父亲但凡闪过任何一丝的怜悯和松懈,都不可能致对方死亡。

可见,此人已经残忍到了何种地步。

日本著名推理作家松本清张,就写过一篇小说《鬼畜》,并多次搬上过荧屏。

讲述的就是试图害死自己孩子的残忍父亲。

以比较近的 2017 年版本为例。

主人公宗吉,先是将亲生女儿,丢弃在游乐园。

后又将亲生儿子,抛下悬崖。

在作家的想象中,作为生父,至少会在动手前有一些犹豫和挣扎。

或者,不会直接动手,而是用一种「撒手」的方式,去减轻自己的良心责备。

然而,即便是这部狠狠刺探渣父的电影,也远不如现实案件让人感到魔幻、可怕。

张科直接用手捂死自己的儿子,显然是为了确保「孩子必须死」。

我们虽然无法看到现场的真实情形,但只需透过这一明确的犯罪行为,足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歹毒与冰冷。

另一个细节,是其动机极其卑劣。

张科杀子的目的是骗取保险金,也就是为了骗钱。

而骗钱的目的,一方面是还债,另一方面则是取悦网络女主播。

为了取悦女主播,而无止境地花钱打赏,不惜负债累累,甚至走上杀子骗保之路。

这个动机听上去匪夷所思。

但事实上,近些年来的类似案件并不少见。

比如,前几年震惊全网的泰国杀妻骗保案。

男子张某凡将妻子带到泰国普吉岛旅游,寻找机会,将她强摁在泳池里溺水而死。

后假称是妻子自己去游泳,意外溺亡,以骗得高额保险金。

在之后的调查中发现,此男子之前给一个直播小姐打赏了40 多万元。

给她买了各种奢侈品,还答应要和对方结婚。

除了杀妻(子)骗保的,也有侵吞公款的。

前两年,一男子以会计职务之便,挪用了 930 万公款,给心仪的女主播打赏。

最终无力退赔,被判处 7 年有期徒刑。

还有入室盗窃的。

今年,一位男子通过盗窃手段,每晚打赏女主播上万元。

他连自己的生活都入不敷出,却为了争夺直播间的「榜一大哥」,选择连续作案。

甚至「饥不择食」。

除了偷手机、偷现金外,连电瓶、衣服、被子也不放过。

仅仅是为了在直播间那里获得一点点虚假的「爱意」,在打赏榜上获得一点点无意义的「荣耀」。

他们不惜走上犯罪道路,甚至连妻子、儿女的命都不放过。

这份可怜的虚荣心和占有欲,只让人感到深深的恶心。

因为如此一个可笑的理由,而不惜杀死亲生儿女。

这一切,都说明了作案者是多么的自私与歹毒。

可以说,这样的父母根本就没有把孩子当做一条生命去对待。

而是当做自己的所有物,加以利用、剥削。

在成为累赘之后,便轻易地想方设法摆脱。

这份累赘,无外乎经济和情感。

日剧《母亲》中,小怜南的妈妈为了讨好男友,也曾想杀死女儿。

起初她也曾疼爱过女儿。

许下誓言,要用一生去照顾。

即使女儿淘气,她也从不忍心体罚。

甚至,不忍心看到虐待儿童的新闻。

然而,随着丈夫去世,她承担起了单亲妈妈的重任。

为了赚钱,她不惜干起危险的跑腿工作。

工作的苦闷,加上独自抚养女儿的辛酸,她内心的黑暗逐渐被激发了出来。

她开始视女儿为生活的累赘。

当遇见新男友之后,她更加嫌弃女儿的存在。

为了讨好男友,她和对方外出旅行,将女儿丢在家里整整一个星期。

甚至,将其装进垃圾袋,丢弃在寒冷的街道。

小怜南俨然成为了母亲的出气筒,被恣意虐待,不顾死活。

「虐儿坏吗?那是自己生的孩子。」

当小怜南失踪,被认为失足死亡时,母亲也并没有太多的悲伤。

每天依然去男友那里喝酒,约会。

甚至想尽快解决这件事,彻底摆脱这个负担。

前面提到的《鬼畜》男主角宗吉,杀害儿女的原因,也是为了摆脱负担。

他原本经营一家印刷公司,生意还不错。

养活家里的同时,还包养了一个情人。

生下了三个私生子。

没想到,生意遭遇变故,家里一下子变得拮据起来。

宗吉也无法为情妇,拿出抚养费。

直到一天,情妇带上三个孩子找上了门。

眼看要不到钱,女人索性将孩子丢下,一走了之。

妻子得知丈夫的背叛,又怨又恨。

家中自个儿都揭不开锅,还突然多了三个孩子要养。

而且还是情妇的孩子,每看一眼,就发一回火。

两人的心态逐渐失衡。

生出了让孩子消失的想法。

在妻子和宗吉的轮番动手下,家里的孩子一个又一个的消失。

还想伪装成一次又一次意外,试图蒙混过关。

现实中,杀子的父母也同样出于这样的原因。

如前年发生的重庆两幼童坠亡事件。

警方赶到现场时,孩子们的生父张波一脸懊悔,不住用头撞墙。

他声称是自己一时疏忽,导致孩子失足坠楼。

然而,经过警方证实,是张波亲手将孩子推下楼。

他因为小三女友「接受不了爱人有孩子」,觉得两个亲生孩子累赘,于是便起了杀心。

警方经过调查发现,窗框下方有大女儿的指纹。

这意味着,在被推下去前,女儿曾试着抓住窗框。

这足以窥探出,这生父的心是有多么狠毒。

最终,两个凶手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,由法院一审判决死刑。

孩子本是鲜活的生命,但在一些父母眼中却是自己的所有品。

仿佛自己有了生杀予夺的权力。

2020 年,一个名叫杨某发的男子报案,称「智障儿子意外坠海」。

然而,警方在搜寻过程中发现,杨某发是预谋作案。

由于儿子患有智力残障,没有工作能力。

杨某发无法忍受照顾儿子。

于是,他将亲生儿子推下海,并伪造意外死亡现场,以骗取保险赔偿金。

杀人者,用短短一句话,概括了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「他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」

父母杀子,有违人伦。

而这一出出悲剧,也反映出了社会中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首先,许多父母缺乏足够的监护能力和责任心。

日本著名小说家伊坂幸太郎曾说过:

「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,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。」

很多父母,其实并不具备监护的能力和责任感。

比如张科。

他好逸恶劳,沉迷于打赏主播,还欠了一屁股债。

让这样的父母继续监护孩子,只会为孩子带来更多的不幸。

《小偷家族》

其次,社会保障机制也不够完善。

在将智障儿子推下海的杨某发身上,我们看到了一出底层悲剧。

他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,无力照料儿子,妻子生病也看不起。

在 38 年的苦苦支撑后,终于崩了弦。

麻绳专挑细处断。

生存的艰难,也在一定程度上激化了生而不养、甚至杀子的现象。

《何以为家》

最后,国内近几年屡次发生杀子骗保事件,也敲响了警钟——

保险行业,需要更加规范化。

未成年人缺乏自我保护能力,极易成为骗保工具。

所以,我国对未成年人的身故保额都有着严格规定:

未成年的投保年龄,不能低于 10 周岁。

骗保屡禁不止,要想解决,需要完善法律制度、加强对犯罪者的惩罚力度。

同时,更需要推进相关教育,消除大众对保险认知的误区。

社会的问题,家庭的问题 ……

最后遭受不幸的,都是孩子。

令人出乎意料的是,这些遭受虐待、抛弃的孩子,甚至还会为父母求情、包庇。

在《母亲》中,无论遭到亲生母亲和男友的如何虐待和捉弄,小怜南依旧佯装一副灿烂的笑脸。

面对其他人问起喜不喜欢妈妈时,她也总会撑起笑容,说:

「很喜欢哦,肯定这样回答呀」

眼睛被打受伤,面对来家访的老师,也会撒谎。

这么做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——

一种简单而纯粹的求生欲。

孩子们知道自己一个人是无法生活的,所以他们必须想办法赢得父母的欢心,来继续生存。

《鬼畜》中也一样,儿子一次次被抛弃,甚至被父亲丢下悬崖。

好在,摔落过程中被树挂住,捡回了一条命。

然而,当他被警方带去指认父亲时,却主动撒谎了。

说了父亲很多好话,承认是自己不小心掉落悬崖的。

他知道杀人是重罪,他想保全父亲。

见此,宗吉和妻子再也无法掩盖内心的愧疚。

直到这一刻,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,是多么的丧心病狂、猪狗不如。

总有人憎恨命运,厌恶千疮百孔的贫苦生活。

可不论如何,孩子是无罪的。

也不是每个父母,都能给孩子优越的生活,富足的条件。

但,孩子一旦降生,就应当珍惜与善待。

尽管生活不易,但谁也不应该沦为禽兽。

全文完。

如果觉得不错,就随手点个「赞」和「在看」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