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联系我们
2022年上海老人活着被送殡仪馆,后5人被问责,医生被吊销执业证
发布日期:2022-09-07 11:54    点击次数:200
 

在阅读此文之前,麻烦您点击一下“关注”,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,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,感谢您的支持!前言

人还活着,就让殡仪馆给接走的情况,你听说过吗?

2022年5月1日下午四点半,上海宝山殡仪馆,就接到了来自新长征福利院管理员的一通电话,电话里通知他们派车,去接一名老人的尸体。

很快,宝山殡仪馆的两名接运员,就抵达了福利院。

这时,老人的尸体已经被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装袋消杀完毕,放在了福利院的门口。

两名接运员在简单跟福利院的人交接完毕后,便抬起尸体想要装车。

可就在接运人员将尸体搬上车的时候,其中一名人员竟惊恐地发现,袋子里动了一下。

虽然作为殡仪馆的工作人员,并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,但乍看到尸体突然动了也会吓一跳的,更何况还不止动了一下。

这名接运员当即就要将装尸袋打开,却遭到了福利院工作人员的阻拦:

“看什么看,赶紧拉走!”

接运员不听,反驳道:

“活人,怎么能拉走呢!”

随即双方争执起来,这一幕也正巧被周边的群众看到,有人将事情经过拍下来发到了网上,立即引发了大众的热议。

看到这里,我们不禁好奇这件事的背后究竟有何隐情?这名活着的老人,又为何会被放在装尸袋里?事件的最终结果会是怎样?

接下来,就让我们一起从这家福利院说起。

事件经过

上海新长征福利院成立于1983年,是一所为收留孤寡老人所建立的福利院,总投资1000万元。

2017年,上海推进“公建民营”政策,新长征福利院也被承包了出去。

事发之前,新长征福利院里总共有150多名老人。这些老人大多是因为没有子女,也没有什么存款,老无所依才被送来这里。

2022年3月,上海为响应疫情防控也为了避免受到波及,新长征福利院也关闭了院门,实行封闭式管理。

内不出、外不进,就算是家属想要探望也不行。

可是福利院除了老人,还有不少的护工和其余工作人员,他们进进出出的难免将疫情带进来。

在4月中旬,福利院里出现了第一名阳性患者,此后便出现了多名感染者。

感染的人中,就包括开头所讲的那名活着被送走的老人,王小菊(化名)。

当时,上海疫情正处于严峻阶段,各大医院都忙得不可开交,王小菊老人在福利院就地隔离。

也许是因为未得到及时的治疗,半个月的时间,王小菊老人的病情,开始迅速恶化。

5月1日早上6点多,福利院的护工就通知了王小菊老人的妹妹王小梅,她已经去世的消息。

王小梅是王小菊老人唯一的亲人,可是王小梅年纪也大了,没办法照顾姐姐,才将姐姐送到了福利院。

按照规定,家属是不能见到王小菊老人遗体的。所以,当王小梅赶到福利院时,只收到了福利院出具的死亡确认书。

随后,她又按照福利院的提醒,到社区医院开具了死亡证明。

当天下午4点多,宝山殡仪馆接到通知,派出吴建冲和韩斐两名接运员,拉运王小菊的尸体。

此后发生的事情,就是开头所讲述那样,接运员刚想将其抬上车的时候,王小菊老人竟然“死而复生”了。

见状,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极力阻拦,不准两名接运员吴建冲和韩斐查看袋中的的情况。

但他们两人,还是不顾阻拦地打开了装尸袋。将盖着的白布刚掀开,就见里面的老人正睁着眼睛,一脸惊恐地看向他们。

眼见事情败露,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还试图将老人的脸给盖上。

王小梅听说姐姐被送殡仪馆时竟然还活着,震怒异常,立即拨通了110报警电话,要让福利院的相关人员付出代价。

调查原因

接到报警以后,相关机关单位立即展开了调查。

警方率先找到了王小菊老人的妹妹王小梅,了解老人的基本情况。

原来,王小菊老人今年已经有75岁。她在一年前,刚刚被送进新长征福利院。

在送王小菊老人进去以前,身为妹妹的王小梅也对福利院进行了细致考察,她对这家福利院的感观很好。

福利院的承包人刘柱,从事养老行业已经超过二十年,经验十分丰富,对老人的需求十分了解。

这家养老院,还被本地报纸称作是,“沪上创新养老机构的先行者”。

同时,福利院内的工作人员又都友好和善,福利院的环境也不像自己印象中的脏乱差,王小梅非常满意。

可通过警方调查发现,福利院里一派安宁舒适的景象,不过是做戏给家属及上面检查人员看的,目的就是为了招收更多的老人,谋取更大的利益。

院内的实际情况,不容乐观。

首先,院内的坐班医生,只是乡下诊所的一名村医。她只能看一些感冒发烧等小病,能为病患做的只有打两瓶吊针开一点药。

福利院招收的大多是无依无靠的老人,而人上了年纪,身体总是会有些头疼脑热的。

一个没有临床诊断资质的人,为老人们服务,又能够办什么实事呢?

其次,福利院交给私人承包经营。而普通人,最难克服的就是利益的诱惑。

原本,上海新长征福利院仅设有不到200张床位,福利院中的护工采取轮班制度,一名护工大概要照看6名老人。

可是为了扩大收益降低成本,刘柱在扩张福利院版图的同时,大力压榨院内护工。

院内的护工,由原本的隔天一休变成一个月一个休,所负责的人数也从原来的六名,变成九到十位老人。

在这家养老院内,护工们的底薪是4000元。在4个床位的基础上,多服务1个床位,就多给300元。

也就是说,一个护工照顾10个老人,几乎每天都难以得到休息时间,月薪大约在5800元左右。

在上海这样一个快节奏的大都市,拿着这样的薪资,工作又繁累,很多护工都离职了,承包人刘柱就底薪聘请外来务工人员。

这些人大多都没有什么护理经验,也没有护士证,属于第三方劳务派遣工。

员工的问题不能解决,就会连带着院内的环境,逐渐变得恶劣。

被送进来的老人,大多都是行动不便的孤寡老人。护工照看不周,很多老人长时间不洗澡、换尿布,挨饿更是家常便饭,很多老人都因此整日瘫痪在床,患上了褥疮。

“服务质量下降太厉害了,老人都吓得不敢来。”

院内的工作人员,接受调查时是这样说的。

“不少护工本身就是老人,也没有护工证,上面来检查的时候就借一些护工充数,甚至买一些假证。”

再者,就是院内的设施问题。

承包人为了节省院内开支,很多必要的医疗装备都是未曾置备的,只有一些简单的血压计、听诊器。

院内没有急救设备,院医也不具备出具死亡证明的资格。

但深究起来,我们就会发现,王小菊老人因没有依靠且占着床位,福利院的承包人想违法假造死亡证明,将这位老人送出去,才是这起事件的直接原因。

不管从哪个方面看,护工不能尽职尽责,医者没有仁心,老板只图利益,老人放在这里,怎么能让人放心?

事件处理

好在王小菊老人的事件被爆出来,大众的视线都聚焦在这里,普陀区民政局也重新注意到了。

后涉事普陀区民政局党组书记张建东被调查问责;区民政局副局长黄耀红、区民政局养老服务科科长刘颖华,长征镇社会事业发展办公室主任吴友成3人被免职调查。

而新长征福利院的相关人员,自然也不会成为“漏网之鱼”,院长葛芳被免职调查。

除了这些区域高官、民营企业家以外,福利院内糊涂的医护人员也不能幸免,首当其冲的就是那名检查的医生。

按照正常规定,在确认患者死亡以前,呼吸、心跳等生命特征必须已经消失,出现瞳孔放大等生理反应,心电图也要变成直线。

到了此种地步以后,需要家属上前确认患者是否死亡。如果家属无法到场的话,还必须要求医护人员抢救半个小时以上。

等到一切做完,确定老人已经死亡,留下这些记录以后,才能出具死亡确认书。

而新长征福利院内的医生,本身只是一个村医,没有资格诊断病人的死亡。

她应该在注意到王小菊的病情严重以后,立即拨通120电话,让医院的人接手救治。

虽然特殊时期,各大医院都人满为患,但是治病救人是医生们的责任, 就算晚到也能给她必要的抢救治疗。

可这名院医竟然无视法律规定,直接宣判了王小菊老人的死亡。

如今事情败露,她自然难辞其咎,普陀区卫健局直接吊销了她的医师执业证,并将其移交给公安机关处理。

区民政局也对新长征福利院启动行政处罚程序,并派出专案组进入福利院,对福利院进行整治。

有罚有奖,宝山殡仪馆的两名接运员尽职尽责,才避免一场惨案的发生。

所以,宝山区殡仪馆特意给吴建冲和韩斐两人,予以5000元的奖励。

5月2日,也就是事发的第二天,上海普陀区政府针对此事发布了通告,称王小菊老人正在当地医院接受救治,目前生命特征平稳。

事件反思

相信很多人看过这条新闻以后,第一反应都是极尽的愤怒和痛恨,可是怒火过后,心中就会涌现出一股恐惧和凄凉:

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”,大家都会有老的那一天,如果真的在本该安享晚年的时期,却遭受到如此待遇,又能如何保护自己呢?

根据官方数据显示,中国老年人口占18.9%左右。其中,六十岁以上的人口有26000多万,65岁以上的有20000万。

而失去行动能力或是行动能力受限的老年人,大约有4063万左右。

自1982年9月起,计划生育被纳入基本国策。从那时起,中国的大部分家庭都是独生子女。

如今,第一批计划生育的家庭,年龄已过六十,他们的孩子要承受两个甚至四个老人。

所以很多思想比较先进的老人,就计划着将来自己身体不好时就去养老院,这样就不会拖累自己的孩子。

付的钱多一些的话,还可以专门雇佣一个护工照看自己,这样自己能少受罪,家人也能更安心。

可如今看来,一些养老院似乎并不是一个“好归宿”。虽然活人被当成尸体送走,是极个别案例,但是养老院中的乱象也不在少数。

比如,养老院中的环境相对较差。

这里所说的的“环境”,不是指哪里的卫生不达标,而是养老院中人员复杂,基础设施不完善,很多针对老年人的必需品都没有。

再比如,护工态度差,变得越来越普遍。

照看老人是护工的工作,就会有人喜欢这份工作,有人不喜欢。喜欢照看老人的护工,会事事以老人优先,有幸遇到这样的护工,老人在养老院的晚生活也会比较幸福。

可是如果遇到一些不喜欢这项工作的人,照顾老人也并不会尽心,不会给老人好脸色。

甚至老人有求于自己的时候,也会拖拖拉拉,只有在应付院里检查或是老人子女时,才会做一做样子。

这还是在正规的养老院里,我们很难想象,如果老人晚年没有依靠,只能住在福利性质的福利院里,生活又该会是如何。

那如何,才能解决这一乱象呢?

第一,未雨绸缪。

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”。从人出生开始,每一天都在老去,既然生老病死不可避免,那提前做好养老准备,总归不是坏事,起码此时我们还年富力强。

在我们能够为自己的人生,去奋斗一些事情的时候;当我们还不用依赖别人过活的时候,一定要为自己攒下足够的“底气”。

经济实力强,就可以挑选一个各方面都比较出众的养老院,护工的资质和责任心相对也就更高。

更何况,“钱越多腰杆越硬”,即使瘫痪在床,也没有人敢轻易给你脸色看。

第二,养育子女。

在当下社会,很多年轻人都不想要孩子。

按照如今的社会压力来看,晚要或是不要孩子情有可原,可是没有孩子的人住进养老院,可能会受到院内工作人员的轻视。

根据养老院中老人的经验来看,子女经常来看望的老人的老人,最容易得到院方的重视。

其次是子女随叫随到的老人,再后面是子女在外地的老人。

完全无子女的老人,最容易受人欺负。因为没有子女,就没有人为老了的你撑腰,那护工自然不会将一个无依无靠的老人,放在心上。

无论如何去说,情感、血缘和道德,还是会让自己的子女大概率,能成为你最大的依靠。

第三,国家可以加大对养老院等,社会型场所的管理力度。

就像学校、医院一样,养老院的行为准则要受到法律的规范,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,加强这方面的管理,一定能够有效改善行业乱象。

同时,政府可以加大监督力度。时常派人进入院中检查,多跟老人近距离交流倾听老人的心声。

再者,对违规违法的地方及时予以处罚,并对处罚结果及时通报。让人们在选择敬老院时,才不会被其美好的表象所欺骗。

第四,就是社会的监督力了。

“每一个人都是旁观者,每个人都是当事人。”

民间组织、社会群众,也多应该到这样的地方去,观察其中的情况。

因为只有没有利益关系的人进去,才能看到养老院里原本的场景,才更有可能为一些老人鸣不平。

同时,有不公的事情爆出时,舆论的压力也是一种动力。它能督促相关人员尽早处理好此事,也能保证事情的处理,更加公正透明。

其实不管是个人的努力、国家的管控还是舆论的监督,都是外力因素。

最根本有效的处理方式,还是增强人的同情心与社会责任感。

只有让福利院的经营者、管理者和从业者,能够从心中重视自己的工作,重视院中的老人,才能最大可能的避免灾难的发生。

上海新长征福利院的事件是特例,也希望它是个例。

但愿这件事情,能够很好的震慑其他一些养老院,让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。